广东11选5
蜘蛛资讯网最新发布:美银美林:马钢目标价降至3.8元 维持中性评级 四川古蔺一煤矿顶板垮塌事故搜救结束 事故致6死1伤 王毅会见阿富汗外长拉巴尼 千余架次航班取消28万人次受影响!英国航空公司4000名飞行员罢工要求提高工资 比尔·盖茨退休启示录 改变银行存款,支付宝很偏“新”  

高通骁龙855手机发布

英“怪物”议长:唯一能稳住脱欧闹剧的人要退场了

    

  原标题:[人物]英国“怪物”议长伯考:唯一能稳住脱欧闹剧的人要退场了

  记者 王磬

  一头散乱的银发,五彩斑斓的领带,中气十足的呼喊:“Order! Order! ”(肃静!肃静!)——凭借这个极富舞台性的形象,英国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(John Bercow)在全球收获了无数粉丝。在长达三年的脱欧拉锯战之中,作为议会“看门人”的伯考是“一个让人安心的存在”,甚至有媒体将他称为“脱欧闹剧中唯一一个带来秩序(order)的人”。

  本周,在议会休会前的最后一次辩论上,伯考宣布了他的辞职计划。最晚于10月31日,也就是脱欧的新大限当天,人们将不会再在议长座席上看到伯考。

  现年56岁的伯考是英国议会史上的一个传奇,也是一个“怪物”。自2009年首次当选为议长,他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先后获得三次连任,是二战以来在位时间最久的议长。

  作为首位不穿传统礼袍主持下议院的议长,他为英国议会带来诸多革新的同时也数度引发不满。作为保守党员出道的他,却在生涯的后期越来越偏向对手工党。他在脱欧投票中扮演的强势角色也争议不断——批评者称,他打破了“议长中立原则”,不能原谅;支持者称,他是阻止英国滑向“无协议”深渊的舵手,功不可没。

  从右转左

  伯考宣布辞职的时候,坐在下议院里的议员们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。一半起身向他鼓掌致敬,他们多来自于反对党工党;另一半则纹丝不动、面无表情,他们多来自于保守党、也是伯考本人长期效力的党派。

  被同门唾弃、却得到了对手的喝彩——这种反差,或许正是伯考尴尬位置的写照。

  伯考出生于伦敦北部一个普通的犹太人家庭,祖辈在一百年前从罗马尼亚迁到了英国。为了更好地融入英国生活,他们将家族姓氏由“Berkowitz”改为更加符合英语习惯的“Bercow”。伯考自幼勤奋有加,个子矮小的他通过苦练,甚至一度在英国少年网球手榜单上排至首位。他后来进入知名学府埃塞克斯大学,并获得了荣誉毕业生的称号。据他当时的老师回忆,学生时代的伯考是个“蛮横又聪明的右翼分子”。

  进入政坛伊始,伯考效力于与他立场相近的右翼保守党。但初次参加议员选举的他很不受欢迎,接连在1987、1992年间败北。到了1996年,为了能够参加于同一天在两个选区举行的保守党候选人竞选集会,他花了1000英镑雇了架直升机往返两地,这也被他自己戏称为“人生中花得最值的1000磅”——最终,他被白金汉镇(Buckingham)选中,并在1997年作为该镇的议员首次加入了议会。

  那时的伯考还是保守党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但在接下来的议会生涯里,伯考的名字却始终与“变节”(defect)挂钩。观察人士指出,进入议会后,伯考越来越倾向于立场偏左的工党。

  第一次公开冲突发生在2002年。当时的执政党工党引入了一项关于儿童收养的法案,希望允许未婚的同性恋伴侣收养儿童。作为反对党,当时的保守党党首施志安(Iain Duncan Smith)要求所有的保守党议员对该法案投下反对票。但伯考没有遵从这一指令,而是投下了支持票。该法案得以通过,但伯考因此不得不引咎辞职,从前座议员变成了影响力较弱的后座议员。

  2007年,时任首相的工党人布朗(Gordon Brown)将伯考任命为一个教育项目的顾问,该项目旨在帮助有语言沟通障碍的儿童。一时间,关于伯考变节的谣言甚嚣尘上。尽管保守党的高层后来出面解释:该任命已经得到了党内的默许,因为伯考有个患了自闭症的儿子,他对此议题一直很关注。

  但这并没有打消保守党人对于伯考忠诚度的疑虑。他们常引用这样一个注脚:伯考的妻子、政治活动家萨利(Sally Bercow)正是由支持保守党转向公开支持工党,而伯考受其妻子影响很深。

  这些来自保守党人的不信任,却在日后的议长竞选中助攻伯考成功当选;同时,也为脱欧拉锯战中数轮议会投票带来的僵局埋下了火药。

  议长生涯

  2009年,有着12年议员“工龄”的伯考决定参选议长。他以322票对271票的比分击败了他的对手、保守党人乔治杨格(George Young)。其中,在野党议员对伯考的支持起了关键作用。

相比于出身平凡又有“变节”风险的伯考,受教于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的杨格显然更受保守党高层的青睐。但这正是在野党议员们所在意的——他们希望,新任议长不要跟保守党高层走得太近,出身保守党却又被本党排挤的伯考似乎正是个完美的选择。

  伯考的当选创造了多项关于议长的纪录:他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犹太裔议长,是第一个从多轮绝对多数制(exhaustive ballot)里选出来的议长,是第一个不穿庭院礼袍主持议会的议长。

  但伯考最富影响力、也是最富争议的“创新”,恐怕要数对于“议长中立原则”的挑战。

  在英国,下议院议长的功能主要是平衡政府和议会。美国体制下的众议院议长代表本党的利益——例如,现任议长佩洛西代表她所效力的民主党的利益——但英国不太一样。英国的议长被设计成一个在政党之上的角色,需要以中立身份主持下议院工作。按照惯例,议员当选为议长之后,需要退出原来的党派以保持中立。伯考也没有例外,他当选之后于2009年辞去了保守党员的身份。

  英国16世纪内战期间的议长伦索尔(William Lenthall)有句名言,“我无目可视、无话可说,除非是由议院指引的。”这种不偏不倚、不发表个人评论的默契,却被以敢言著称的伯考所打破。

  2017年特朗普访问英国期间,伯考曾公开反对邀请特朗普来议会进行演讲。“反对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是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。”伯考说。

  此言论一出,在英国不乏支持者,特朗普最终也只是会见了英国首相和女王,并未到访议会。但伯考的批评者认为,议长应保持政治中立,避免言论明显加入个人的立场。甚至连反对特朗普的议员如扎哈维(Nadhim Zahawi)等,也都批评伯考“虚伪”、“破坏议长中立性”、“尝试各种途径增加自己的媒体曝光”。

  在保守党之外,伯考收到的评价也呈现两极。英国独立党(UKIP)党魁、脱欧运动的核心人物法拉奇(Nigel Farage)批评他,“代表了不列颠政治中最糟糕的一面”。工党党魁科尔宾则赞扬他,“革新了议长曾经的工作方式”、“触到了整个国家的人民”、“让英国的民主变得更强大”。

  脱欧降临

  所有这些围绕着伯考的争议,在脱欧公投以后达到了顶峰。

  CNN这样评价他:脱欧进程中最难以评价的人。有人认为,他利用了议长职位的中立性来掩盖自己对于脱欧公投的失望;还有人认为,他滥用职权,给那些希望阻止脱欧的议员们以优先权。

  在脱欧公投结束后的第八个月时,伯考第一次公开了自己的立场:他投给了留欧。但那时还没人料到,脱欧谈判会如此一波三折、英国议会的投票会成为解局的关键,伯考本人的立场会有牵一发动全身的效果。

  英国体制下的议长更多是平衡权力的角色,本身其实并不掌握关键实权。主要职能有:决定议员什么时候发言、决定哪项修正案可以交由议员投票、以及在投票出现平局时用自己手中的票决定胜负。

  2019年1月,伯考允许将一项由亲欧派保守党议员葛里夫(Dominic Grieve)提出的政府程序议案交给议员投票。此举遭到了时任首相的特蕾莎梅的批评:按照惯例,这类议案通常不会获得议长通过。

  2019年3月,在脱欧协议遭到议会两连败之后,特蕾莎梅希望将该协议交给议会进行第三次投票。伯考公开表示,如果该协议与前两次相比没有实质性改变的话,议会将不会对此再进行投票。伯考引用了一条1604年的古法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,但没能止住批评之声。

  2019年8月,新任首相约翰逊决定让议会休会五周、为硬脱欧争取时间。正在休假中的伯考立刻公开回击,称首相在尝试“阻止议会履行它在脱欧中的责任”。

  对伯考早已看不顺眼的硬脱欧派约翰逊,决定来一招釜底抽薪——在伯考的选区白金汉镇,保守党已经推出了新的议员候选人,为的是在下一次大选中对伯考构成威胁,使其选不上议员。

  对此早已有所准备的伯考,决定先发制人——他宣布,将最晚于10月31日辞去议长一职。议会将选出新的议长,由于当前议会中的大多数反对硬脱欧,几乎可以肯定,下一届议长也将是硬脱欧的反对者,而这正好是最让约翰逊头疼的。

  但伯考也许仍要为此付出代价:按照惯例,议长会被授予贵族身份——但这个身份可能不会落到伯考身上了,首相极有可能通过指责他在担任议长期间“不遵守中立原则”,而剥夺掉这个特权。

  “我整个的议长生涯,都奉献给了增强立法者(即议会)的相对主权地位。为此,我不会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、向任何人道歉。”

  伯考在宣布辞职时说道。议会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责任编辑:张申

当前文章:/ex1/55680-47882-54057.html

发布时间:00:45:31


<相关文章>

阿里巴巴的“灭绝师妹”是怎么炼成的?

    

  寒冰

  李繁荫的父亲70多岁了,他不知道什么是电商,问女儿“你在阿里巴巴做什么?”李繁荫讲了两个颇为得意的故事,她父亲汗都下来了:“第一,你在跟同事和领导吵架;第二,你在叫公司赔钱。”

  一身不超过300块钱的网购裙子,一头利落短发,身材不高,眉眼带着温州人特有的精明。如果不是已有接触电信流量资费下降_蜘蛛资讯网,很难把眼前这个 44 岁的女性和“手握 8 套房,房产证排开像扑克牌”的“贞一”联系起来。

  比起真名,花名“贞一”在阿里巴巴更加响亮。虽然只是个对接商家的内部职级为“P7”(专家)的客服,贞一在超 10 万人的阿里巴巴内网却是意见领袖,体现受认可程度的“芝麻”不在马云之下。

  在进入阿里巴巴之前,她是最早在淘宝上赚到钱的那批人之一。淘宝2003年创立,第二年就开始在淘宝开女装店,三年经营下来,35 岁的贞一基本财富自由,店铺拿到了2个皇冠,被评为2007年中国的十佳网商之一。

  当时阿里巴巴的吉祥物还不是淘公仔,而是蚂蚁雄兵,但已对“七八个人十来杆枪”的贞一颇有渲染力。有商家背景的她决定关掉淘宝店,去阿里做客服。

  老实说,她实在算不上一个完美客服——按照阿里巴巴的电话礼仪,客服遇到商家辱骂,需连续提醒三次以上才可挂机。贞一经常违规挂机不说,还老怼人——从自己的上级到隔壁部门的上级,再到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。

  怼出来的名气

  贞一在阿里的名气,可以说完全是靠“怼”出来的。

  她曾处理过一个因平台漏洞导致商家损失4500元的案例。业务方和客服一致认为平台有责赔付,但复盘了将近一个月,卡在了财务上。技术部门的财务说要业务部门的财务提,业务的财务又说要对方提,贞一恼了:我们都在一个群里,还推来推去的。她放话:“晚上8 点之前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结果。如果你们没有达成一致,我就升级到你们的主管,如果你们的主管拍不定,那么我再升级到主管共同的主管。”——两家财务共同的主管是阿里巴巴集团 CFO 武卫。

  这话财务信。贞一怼过级别最高的是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。因客户资料和管控措施过于教条被质疑,合伙人出来辩论,但被贞一全盘反驳,还被公开指“玻璃心”——要知道在“拥抱变化”的阿里巴巴,今天隔壁部门的业务负责人明天可能会变成客户体验的最高领导。

  她的底气首先是有钱,然后是对业务的极度自信。从业 10 年,业务零错判,“我无畏,因为我已经财务自由了,阿里给我的工资只占我收入的很小一部分。我不想升职,也今日9号台风_蜘蛛资讯网不怕离开。”

  贞一告诉财务,无论升级到武卫还是阿里巴巴集团 CEO张勇那里,对她都毫无障碍。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。

  这种工作方式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。有高管称赞贞一很“阿里精神”,但也有高管认为解决问题不能这么措辞激烈还带情绪。贞一觉得有点委屈:“我好好说的都没用,一定要话说得很难听,要打要杀才有人管。再说了,我做小二的,又不是做小三,服务好客户就行了,为什么要人人都喜欢?”

  “谁不批,我就让他开他外婆父母的死亡证明”

  2018 年,贞一接到了一个卖家要求过户淘宝店铺的案例。这事儿特殊在于,卖家开店时还在读高中,未满 18 岁,父母又不支持,只有外婆给了 2000 元启动,登记店铺时只好用了外婆的身份信息。外婆过世后,开了 8 年的老店他不舍得关掉。

  按照阿里巴巴的店铺过户规定,店家需要出示登记人信息(也就是外婆)双亲均死亡的证明,确认第三方没主张权利,才能办理过户。但是外婆出生在1924 年,去世时已经 92 岁高龄,她的父母早在1949年建国前已经去世,那时户籍制度都没有建立起来,去哪里开死亡证明?

  这规定逼死人。贞一搜索了全国现存110岁以上的老人数量,认为过户基本上没有风险。但法务的同事告诉她:理论上有存活的可能,那过户就存在风险。

  贞一急了:“我们这么大的平台,这一点风险为什么不能承担?当平台风险完全可控、人完全可以判断的时候,没有必要让商家提供不可能提供的凭证。 ”

  几番撕扯之下,贞一决定走特批。在廉政监察严格的阿里,特批需要向几位领导层层送审。她以个人名义担保风险,在阿里巴巴内网放话:“审批流程卡在谁的手里,我就找谁要他外婆父母的死亡证明。如果拿不出来,以后谁都不要跟我提’客户第一’的价值观,如果跟别人讲’客户第一’,我还要去砸场子!”

  贞一承认,大方向上看,这些规则没有问题。但她只求解决个案,“这套流程在这个个案上就是极其不合理,说到天上去你也不合理。”

  几番“闹腾”之后,最终店家顺利办理过户。

  经过这事儿,贞一发现商家开死亡证明和过户公证都很难。全国公证处标准各不相同,很多公证处甚至拒绝出具非实体的所谓“放弃网店继承证明”。有些商家为了公证,专程赶到上海和杭州的两家公证处开证明,开不到的商家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过户。

  公证处可不是阿里巴巴的,贞一没法去“撕”,但总想做点什么。这跟KPI 毫无关联,贞一却付出了比本分工作更多的心力:在调取支付宝人脸识别等实人认证结果的时候,业务部门因量级不够拒绝了调用申请。贞一利用她的的影响力说服了业务同事。2019 年, 阿里巴巴和福建省鹭江公证处合作推出了全流程互联网“公证云平台”,可以足不出户在线办公证,减轻了举证成本。

  在全局的角度看一个产品或理解一个业务对错很难,但在贞一这里,从个案去看特别简单。

  有商家报名促销活动时,因报错库存,交 8 万元营销坑位费,但只销售了5000元。纠纷升级到贞一这里时,已经争了很多轮。业务和法务认为规则完整,库存是商家自己填的,平台无责,就算上法庭也不会败诉。

  贞一认为哪怕业务无责,费用也一定要退:“法律是底线,不是目标。业务是无错,但这个商家的遭遇就是显失公平。我们天天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,一个商家哪怕是瞎、手抖,卖几千多的东西要交几万费用,这难不难?别人不会看规则是否完整,只会说阿里巴巴这么坑。”

  两个月后,那位商家早就放弃赔偿,贞一却为他争回了 6 万多元的退款。

  “这是披着正义外衣的刻骨傲慢”

  在贞一的理解里,“客服”并非沟通者,平台如法官,被处罚的商家是“嫌疑人”,她的角色是“嫌疑人的辩护律师”。哪些人要去辩护,哪些人要给一线生机,既要结果正义,又要程序合规,贞一自有判断。

  有家店因引流到微信售假,被业务部门永久封店——阿里巴巴的平台规则是,售假属严重违规,积 24 分,达到 48 分就永久封店。

 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售假,但贞一发现这家店的行为并不包含在“严重上海堡垒的票价_蜘蛛资讯网违规”的 4 条规则里,于是把 48 分改成 24 分。她对同事解释:“不是我要维护卖假货的。他卖假货我下次一定能抓到。业务可以有自由裁量权,但死刑不应该被自由裁量。你怎么知道今天业务不是因为心情不好,就判重一点?明天可能也一模一样的违规情况,他又觉得可以了。 杀人容易救人难。”

  仿佛一个身处江湖的侠客,杀掉一个人还是拯救一个人,都在瞬间做出决定。而这个一线客服,还对“程序合规”和“结果正义”提出严苛的平衡,也就是“死也要死得明白”。

  按照惯例,店铺因欺诈被处罚后,只被告知处罚结果,具体欺诈了什么、为何被判欺诈一概不知。她认为这些细节应该告知商家,技术部门却坚持这会让灰产钻平台漏洞,质问她是不是灰产搬来的救兵。

  贞一横着眉毛像个侠女:“平台越来越大,你这是披着正义外衣的刻骨傲慢。”

  “抓取逻辑才是核心要保密的,但商家干了什么肯定要告诉他。你连这个都不能告诉,那就是你技术搞不过灰产,赶紧去完善你的技术吧。”

  从公司形象考虑,而非一笔赔付款、一城一池的得失;纠正错误漏洞,防止一大批没有问题的人被误抓……这个视角看起来更像一位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的将军,而非一线基层的员工。贞一的想法却是:我只愿意永远在基层。

  “阿里张小敬”

  “在基层东京奥运男排分组_蜘蛛资讯网’撕’得这么辛苦,为什么不成为’法官’呢?”我问她。

  “如果我是法官,视线不一样的,我肯定觉得我定出来的规则完美无缺,因为我离’嫌疑人’已经非常远了。”她说。在阿里,什么层级就要背负什么责任。她知道,远离基层之后,所做的决策会无可避免地偏向平台。

  也不是没想过离开。2016年,客服业务调整,基础服务全部切出去,贞一前所未有地空了下来。组织让她去“赋能”把这一套复制给更多的人,但她觉得这是性格使然,没法复制;组织让她去带团队,但她觉得自己没有产品化思维,没有全局观,带不好团队。

  找不到存在价值、不知道是否还被组织需要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她想走,又担心“有一天阿里很辉煌,但它只跟我的过去有关,会觉得特别遗憾。”

  主观上不想放弃,那就被淘汰吧?考评两个“ 1” 就会被淘汰,贞一想让主管打1,但被骂了一顿:“有没有毛病的,我想给你打1就可以打1吗?你做的事情实在打不到1。”

  求 “1”不得。幸好客户体验事业部很快业务调整,贞一找到找到了专门解决跳楼和自焚等高危案例的关键体验部门。

  处理高危部汇率破7房价涨还是跌_蜘蛛资讯网门经常碰到极端案例——商家发来张一只脚踩在楼顶、一只脚踏空的照中国能建亿元_蜘蛛资讯网片,威胁客服撤掉处罚。遇到这种情况,贞一的同事们会温和地劝说,但贞一从来不这样做,她说自己的血一半是热的一半是冷的:“我不相信他会真的跳下来;如果真跳,你人在北京和上海,我杭州一根电话线拦得住你吗?就算规则完善没问题,真跳了连大老板的KPI都要挂,那我只是一个陪葬的。 ”

  她说从没有疲劳的时候:“遇到这种可以吵架场合,我就特别兴奋,血液在沸腾,我可能基因里面很很喜欢这种激烈对抗的方式。”

  也有被处罚的商家库存积压、几十吨苹果烂在仓库的故事,这种时候总有同事在内网帮忙促销。贞一从来不做这种“好事”。不是因为没有意义,而是坚持“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”——如果因为生活困难就不处罚,对那些正经一笔一笔做生意的商家不公平。不能因为弱就有特权。

  贞一给自己的评价是“亦正亦邪”。她不觉得自己能够代表阿里巴巴的价值观,阿里应该有更加纯粹正能量的人来代表。 2011 年,淘宝经历卖家“十月围城”的时候,贞一兴奋地摘了工牌,钻进人群里去看热闹。

  “我这个人挺矛盾的,我坚持、认可的东西,就会拼尽全力。有一些东西可能组织觉得很重要,我不care的,谁来讲都没有用。

  “阿里纵容了我”

  在因价值观“洗脑”备受争论的阿里巴巴,贞一并不觉得自己被阿里改变,“是阿里纵容了我。一家公司真正相信这种东西的,我这种人才能够所向披靡。”

  “我在阿里生存了十年。我所有想做的事情在这里都能实现,我这样横冲直撞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打压。”——不管外界对阿里价值观持何种态度,得承认,在大多数严禁越级汇报的公司,贞一这一套根本行不通。

  有人问她,在阿里这一套没有遇到过挫折吗?贞一答“很遗憾,从来没有。”

  在一些敏感的舆论当口,比如月饼门和一系列“抄袭事件”过后,贞一会作为反方代表,受邀与阿里巴巴CTO行癫和阿里巴巴人力资源副总裁蒋芳等集团合伙人一起复盘,她的意见往往跟组织完全不同,但从没有人要求她在内网引导舆论,“这个很难得的”。

  贞一没有被供起来成为一个标杆符号,也没有被宣扬为好人好事,她还是在一线继续做着普通的工作,在这份工作里,她的理解和判断仍旧得以高速运行。

  2014年,她获得淘宝服务最高奖“服务大使”,2016年她获的集团CCO个人服务个人最高奖,阿里巴巴集团正式颁称“灭绝师妹”。

  和同事们一样,热爱跳舞的贞一也报名了阿里巴巴20周年的晚会庆典表演。这个时候,她不想缺席。

上一篇:韩国AI教育企业代表:进博会是场世界盛会 明年还来 下一篇:越秀金控(000987.SZ):约4.44亿股限售股10月29日解禁

蜘蛛资讯网相关阅读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